• 13 - [星の日常]

    2017-01-23

    Tag:

    "从现在开始我要放弃自己,等我有一天有能力去应付这一切的时候再把它找回来吧"

    那个时候做了这样的决定

  • 近况报告 - [星の日常]

    2017-01-16

    Tag:

    自圣诞以来度过了平淡而奇丽的一段日子,有许多的书和茶相伴,出门虽然也会劳累,但满眼都只看到美丽的景象。

    越来越拒绝外出外食,但也发现和友人的相聚越来越珍贵窝心,不知怎的明明处于这样应该大浮大躁的年龄,却每每在嬉笑怒骂之间耳后徐来千山万水星汉平野的浩瀚和苍凉,不禁执着于眼下四五人架构起来的小小宇宙。

    最近执迷于名词解释,司空见惯的名词,或是念一下也拗口的名词,正在致力于一一领略它们的涵义,而后感知其美感。

  • 運命と戦う - [星の日常]

    2016-12-08

    Tag:

    10代初めのころ、先生にクラスの筆頭と呼ばれるようになったことから、心の中でこうした自分の文学的な方向性と抵抗しようと、あれからいろんな工夫をし、もはや果てもない境地にまで追いかけられてしまった。だから今はそういう行き詰まった気運を放り出した上で、転向すると決意した。元々の道が捨てられるのならば、無理矢理手に入れたものをすべて諦めてもかまいません。

  • My little venice - [I AM YOU]

    2016-10-26

    Tag:

    标题是突发奇想乱打的,但说不定正是我想寻找但还未确定下来的那个代名词。

    此前在微信上公开了一个公众号,名为“本諳”。这个名字取自“日本音乐”中间两字“本音”,亦有真心话的涵义,然而已经有人使用在先,故决定下来“本諳”这个名字。

    在这里我并不是想宣传它,亦不是来宣告它的终焉,只是坦诉这个事实。

    其实我并不喜欢那里,尤其看到订阅人数中有自己相识但并不熟知的名字时,尴尬感简直要从肌肤中生发出来。既为本音,只消自说自话便好,怎敢公之于众,为博得呼声呢。所以说关于如何传达自己的心声这点,为了达到理想的姿态,还需要一些时间。

    在建造好属于自己的小威尼斯前,还是想乖乖地守护这间有美味午餐的学校。

     

  • Tag:

    用了一个矫情的题目,请见谅。本想用“写在内蒙古的夜晚”之类的中文题目,可开始动笔的8pm对我等都会人来说根本谈不上夜晚,最多只是夜间时段的开端,可其实在这里,在这个每天被低沉的斜阳晒得头晕目眩的城市,每天过上了7h30pm便再无事可做,除了看看手机就只能就寝的生活。

    长达五天的回乡之旅,终于要结束了……为了不浪费这最后一个无事可做的夜晚(之前的几天与妈妈重看了海鸥食堂,还有一天早早就睡了),我开始写这篇博客。

    冬天很冷,太阳很大,一年有半年供暖,运气不好的时候黄沙漫天。因为是移民城市,每到春节回乡几乎看不到开门的店家,留在脑海中的只有各个街坊前风吹也吹不干净的胭脂红色烟花屑——即使现在让我说,这也是家乡留给我最深刻的印象了。

    回乡的次数已经难以计数,但这一次却是第一次听取妈妈对这座城市最初规划的讲解,据说最初是由于中俄两国友好的缘故,在这个区域规划了一座相当大的城市,以便利用黄河的水、白云的矿物资源来大兴钢铁制造业,同时为输出这些钢铁制品而大力发展铁路。我们家族有很多成员基本都是因为参与了铁路建设而从北方各省迁至此地,继而组织家庭、生儿育女、延续香火,渐渐地也当家作主、成为了本地人。这座城市本应有着横亘数十里的规模,然而后来因为形势变化、外来援助的缺乏导致许多城市的设施无法继续完善,偌大的城市版图被迫以极不均衡的格局继续存续,无论从人口还是城市规模看似怎样都无法达成当年规划者的宏图了。

    我暂且不赘述从幼时起对这里累积的各种记忆和印象了,因为每一次回乡的感觉都相差无几,直到现在。举个例子吧,不要说是老式的居民楼,即便是走进两个月前奶奶家刚新买的商品公寓的大堂,我还是能闻到那股浓浓的家乡味儿。

    东西方向、贯穿城中心的主要干道通常是宽大整洁的,两旁已经建好了商场、饭店,进驻了麦当劳和星巴克,感到一种莫名的安慰,似乎有什么实质性的东西在改变着、飞跃着。然而拐弯过去,走上南北方向、连接各个街坊的道路,心情便从暗淡变为无感,甚至连迅速逃离的焦躁也无。招牌艳丽、字体壮硕、店名上口的商铺、酒吧、KTV、餐厅鳞次栉比,真叫人眼花缭乱。早上,本身并不宽阔的街道上还举办似乎有组织有纪律的早市,这早市不只是卖早点、卖瓜果和蔬菜,从布匹、箱包,到锅碗、笔本,真是只有你们想不到没有他们不卖不了,还不乏日日进行大甩卖大酬宾活动的摊主高放着自家的宣传广告,配以《爱情买卖》作为一剂强心剂,唤醒已经迷失在这花花世界的路人们的购买意识。往前走,会看到路口往往被做修鞋、修自行车的匠人长期占据。我看到一个用红白蓝尼龙帆布做顶罩着的摊位,两位看样子修理有术的长辈相倚蜷坐在帆布顶的一端,不知是在等生意还是在享受悠闲的时间。走过路口,穿过老式的街坊,看到陈旧到已接近破败的楼门口,几位白发阿姨各自搬来座椅,只消走近听个三言两语,就能了解各个高中的入学成绩。摆满青翠梨子的三轮车,一边是(10块钱)5斤另一边是6斤,卖梨子的大姑娘说这是她自己从临近的县里运过来的。

    有一天我们乘车来到城市另一端的区域,那是城市规划前就存在的此地人聚集地,是这个城市发展起来之前真正的主人。早饭去了一间烧卖店。这是我第一次知道烧卖也是家乡的特色美食之一,特点是皮儿薄、个头大、羊肉馅,和南方精致袖珍的烧卖只能说是远房亲戚。万万没想到,这烧麦馆还要排队!在排队等候的间歇,穷极无聊的我细细观察了每一桌食客,有的是只懂聊微信的中学生、有的是一家老小、更多的是几个老哥聚在一起扯皮,或者说是谈事儿。当每一次觉得他们的饭局快要告一段落了,服务员便及时雨般地再端上一摞的蒸笼来,仿佛被预先警告了这桌食儿不能断似的。而那一摞蒸笼的再乘以每一笼烧卖的个数,让我觉得这位老兄好像根本就还没吃过东西,演出好像才刚刚开始。百无聊赖,被一桌食客面前的茶碗夺取了注意力,那不是普通的茶,而是好看的奶茶!于是赶紧到前台咨询,前台的姐姐眼睛也没有抬一下,只有烧卖和砖茶,奶是自己带的!!特别失望,回来仔细一看,才看到蒸笼上倚着大哥自带的袋装牛奶,觉得可爱又唏嘘。另一边的哥哥们又侃起来了,内容无非是房、房、房!他们讲话用词与普通话别无二致,但独特的口音让我必须竖起耳朵才能将每一个收听到了音修正到我能理解出意思的轨道上。他们似乎并不是简单地买房投资,而是真的要买房来住,所以对如何进行改造以通过杠杆效应让自家的面积扩大再扩大进行缜密而激烈的讨论。可无论如何。烧卖是好吃的,我们点的是手剁馅儿的烧卖,所以能吃到一块块的羊肉,比机器剁馅儿的肉末感觉上了几次层次。

    昨天在家里涮羊肉。早上7h起来,在厨房帮忙准备早饭,吃过早饭,徒步穿过街坊、医院,来到公园和堂妹早锻炼。早锻炼的人真多,气氛尚可,但地上有许多痰和狗便便,不得不小心谨慎。锻炼了一个小时和妹妹分开,我坐公交车到奶奶家和其他家人会和,约一小时后离开回外婆家,开始洗菜、切菜,为午餐的涮羊肉大宴忙碌开来、热火朝天。就这样,锅架好了、小料也拌好了,一看表才不过12h30pm,简直震惊。我觉得我已经经历了上上下下七七八八,在这个城市也就是一个上午。

    外婆会对我们(并不只我,而是所有晚辈)进行各种健康教育,随时随地。外公会突然讲一句古语让我解释其含义。奶奶则猛然问我一句,XX(家乡的城市)好不好?我想说当然不好啊,但怎么可能,只能说好,好,好。

    这次我没有上街,没有再去下馆子,也没有去春节时去过的那种KTV,更没有打台球,上网吧,反而天天去图书馆,和写卷子、打游戏、聊微信的中学生们挤在一起。我全身心地投入在亲情中,期待多少能够躲避这座城市为战胜萧索而注入的俗艳能量。

    但即使摆脱了这一切,我也不能说。

    这里的生活,又美、又好。